随州信息网
健康
当前位置:首页 > 健康

魔武至尊 第83章 驱魔洞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2:36:31 编辑:笔名

魔武至尊 第83章 驱魔洞

驱魔洞内五色神华流动,仙雾蒸腾,不时还有金霞在混在其中,丁川全身心沉浸在修炼中,黑亮的头发披散在肩头,长长的睫毛颤动,一道道仙雾顺着他的鼻孔和毛孔钻进了他的四肢百骸,肌体上有金色的霞光流转,体内的虬龙劲越来越壮大,宛若山洪般在经脉中游走奔腾,血肉律动间,丁川的全身都笼罩在一片金霞中,如同一个金石浇铸成的塑像神圣无比。

山洞的最里面鼾声大作,大黑猿进来山洞后一嗓子都没吼,趴伏在地上睡的雷打不动,一阵阵响亮的猿鼾传来,在山洞内嗡嗡作响。

“靠,便宜怎么都让你们占了。”

紫螳螂不满的在丁川和大黑猿两者间瞄来瞄去,绿豆大的眼睛乱转不知在打什么鬼主意。就在这时紫螳螂突然感觉脚下一阵异动,一个软乎乎的东西缠绕在它脚上。

紫螳螂低头一看,浑身鸡皮疙瘩直掉,只见那一米来长的xiǎo穿山甲伸出舌头在自己脚上舔来舔去,口水都流了一地。

“靠,滚开你个死变态,想吃东西想疯了吧!”

紫螳螂飞起一腿,将xiǎo穿山甲踹出去老远,但xiǎo穿山甲却又慢腾腾的向它凑了过来,眼巴巴的看着它乞求道:“英明神武的螳螂王,您就大发善心放了我吧!来日我定当报此大恩。”

xiǎo穿山甲可谓是涕泪齐下,一把鼻涕一把泪,不断的用脑袋蹭着紫螳螂xiǎo腿,鼻涕眼泪都蹭上去不少。

“去尼玛的,本座还想出去呢!还不是一样被关在这里,想出去你赶快打洞啊!你不是号称穿山甲嘛?”

xiǎo穿山甲再一次被踹飞出去,这一次紫螳螂很有技巧,将穿山甲踹向了大黑猿,大黑猿睡的正香甜,一个坚硬的东西就砸在了它鼻子上,顿时吓得它腾的一下跳了起来

,猿毛根根炸立。

“哈哈哈!大傻猿这穿山的xiǎo东西就交给你看管了,不能让它打洞逃跑了,本座也要修炼了,这么好的修炼洞天,不修炼都对不起螳螂家的列祖列宗啊!”

紫螳螂交代一声,四仰八叉的躺在了地上,如同陷入了假死状态,它的身上涌起一片紫光将自己包裹了起来,形成一个紫色的大茧,在五彩光雾里沉浮,海量的灵气都朝大茧涌了过去。

大黑猿无比气愤,咬牙切齿的看向了xiǎo穿山甲,没想到此刻的穿山甲龟缩在丁川身旁,吐着大舌头翻着白眼在装死,大黑猿气得鼻子嗤嗤喷白烟,想过去将它拎过来胖揍一顿,但又怕惊扰了丁川修炼,它气呼呼的一屁股坐了下来,用吃人般的目光死瞪着穿山甲,看它装死能装多久。

一道残阳铺水中,半江瑟瑟半江红。红日渐渐西坠,残阳如血,山林间都被染上了一层红霞,黄昏时分,百兽回穴,倦鸟归巢,只有些在夜间捕食的大型凶兽在幽暗的山林间出没。

一缕血色的残阳透过光膜照耀在丁川脸上,他长长的睫毛颤动,睁开了眼睛,望着西方天边那如血的夕阳,他的眼前仿佛又浮现出了血染的龙狱宫和带血的屠刀,在这一刻,丁川心中涌起一股想疯狂杀戮的冲动,他的心神失守,深邃的眼睛内射出两道惊人的血光,令山洞深处的大黑猿都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。

“嗷吼……”大黑猿有些担忧的低吼一声,丁川瞬间醒悟过来,神智恢复如常,突然出现如此状况,令他心中十分不安,险些走火入魔,堕入嗜杀成性的魔道。

“为什么我的心神会失守,会变得恶念丛生……”

突然,丁川的瞳孔剧烈收缩,感觉到了异样,山洞内原本五彩氤氲的仙雾消失无踪,只有浓烈的黑煞在身边流动。

他眼光一瞥,看到前方的紫螳螂被一个紫色的大光茧包裹着,一片片浓烈的黑煞快速的涌进了光茧内,原本紫色的光茧开始变灰泛黑。

“不好,事出反常必有妖,这里是大凶之地。”

丁川迅速上前,一掌荡开来浓烈的黑煞,阻断了和紫色光茧的联系。就在这时,“喀嚓”一声脆响,紫色的光茧裂开了,紫螳螂面目狰狞,浑身缭绕乌光,原本的绿豆xiǎo眼变成了血红色,紫螳螂的双眼中射出两道凶戾的光芒,对着丁川举刀便砍,锋利无匹的前肢堪比利刃,将空气都撕裂了,丁川心中一惊,迅速的闪身避开,锋利的紫色刀芒贴着丁川的耳边冲过,在石壁上留下一个半米深的沟槽。

“我杀、杀、杀、杀光男人、杀光女人、杀光全人类……”

紫螳螂灵智尽失,嘴中不断的吼啸着,两条锋利的前腿猛划,一道道锋锐无匹的紫黑色刀芒横空怒斩,将山洞都斩的轰隆作响,此刻的紫螳螂如同一个杀人机器,陷入了永无止境的杀戮之中,凶气十足。

丁川、大黑猿以及那条xiǎo穿山甲都被紫螳螂一连串的劈砍逼到了角落里,紫螳螂三角头横摆,两条铁鞭样的触须崩得笔直如枪,它绿豆般的眼睛中血光喷薄,如同一只地府的生灵,带着一股摧毁一切的死亡意志向丁川‘几人’迎头撞了过去,两条笔直的触须化身为夺命勾魂枪,凶猛的刺了过来。

“反了你了。”

丁川一直被动挨打躲避,此刻也不禁恼怒起来,他迅速的从黑麻袋内拎出来那面狻猊铜盾,一跃而起,‘嘭’的一声,重重的盖在了紫螳螂的三角头上。

“呃……啊!”

紫螳螂吃痛的哀嚎一声,眼冒金星的仰摔在地,激起一片尘土。

那片缭绕在紫螳螂身上的乌光渐渐退去,紫螳螂的绿豆大的眼珠开始恢复正常,半盏茶后,它摸着三角脑袋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,嘴里呻吟不断:“哎呦!他妈的,本座的脑袋怎么这么疼,呃……嗷……紫螳螂难以忍受的发出一声非人类的痛嚎声。”

很快紫螳螂发现了一丝异样,它抬起头来正好迎上丁川、大黑猿以及穿山甲‘三人’异样的眼光,那眼光如同在看待异类一样,带着浓浓的戒备。

“臭xiǎo子你们干嘛这么看着本座?”

当丁川向紫螳螂讲述了刚才的状况后,紫螳螂震惊不已,放眼望去,狭xiǎo的山洞内充斥满了浓烈的黑煞,这种黑煞带着一股阴寒和暴虐的气息,很容易勾起人心底的恶念和杀念。

“妈的,苗子义那老家伙也不是只好鸟,竟然把我们关到这么邪气的地方,等本座出去,一定要拆了他那副老骨头。”紫螳螂揉着自己高高肿起来的后脑勺破口大骂。

“是谁要拆了老朽的骨头啊?”

一道苍老的声音传进了山洞,让几人大惊失色,隔着乳白色的禁制光膜,白眉白须的老脸紧贴在光膜上向山洞内望来,衬托着如血的夕阳,这一幕显得格外阴森可怖。

“卑鄙的死老头子快放我们出去,这什么狗屁驱魔洞,明明是成魔洞,你想残害我们堕入魔道嘛?”紫螳螂大骂个不停,骂的苗老人脸都变了。

“xiǎo螳螂闭嘴。”

苗子义老人隔空一指diǎn来,一道青色的光芒穿过禁制光膜激射到紫螳螂身上,紫螳螂顿时僵硬起来,一句话也骂不出口来。

丁川吓了一跳,立眉道:“老族长你对紫螳螂做了什么?你是我雪槐叔叔的朋友,你怎么能如此对待我们?”

“咳咳咳!”苗子义老人干咳几声,道:“毛头xiǎo子你误会了,你打伤了我族的青年天才蛮王体,触犯了众怒,我如果不将你送入驱魔洞,只怕你现在已经被愤怒的族人们撕成碎片了,我这是保护你啊!”

“保护我?这山洞这么邪异,吞噬人的神智,恐怕用不了几天我们就自相残杀而死了。”

“老朽担心的正是这个。”老人説着从袖子里掏出一株半米高的绿色植物缓缓送进了山洞内,这株绿色的植物通体碧翠,生有三条旁枝和七片晶莹剔透的绿叶,每一片绿叶都如同极品灵玉雕刻而成,叶片轻轻一颤,垂落下蒙蒙清气,让人神清气爽。

“老族长,这是何物?”丁川开口相询。

“盘神树。”

丁川闻言,深邃的眸子里射出两道绿光,听名字很霸气的样子,难道是天才地宝级的灵药宝树。大黑猿和穿山甲也目露贪婪的向前凑了过来。

老人似乎猜到了丁川心中所想,道:“你不要乱打主意,盘神树没什么特别的功效,只能帮助人凝神静气、固守道心,盘神树上的三枝七叶与人的三魂七魄遥想呼应,这株植物可以帮助你们抵御夜间的黑煞魔气,保持心神通明。”

那半米高的盘神树飘落在山洞中央,立即扎根在了坚硬的山石间,株体散发宝辉,枝叶摇曳垂落下蒙蒙清气,山洞内的浓烈黑煞似乎被压制不少。

“这山洞内的黑煞来自何处?”

丁川心下疑惑的发问却没有得到回应,他回头望向山洞口,只有乳白色的光罩流动光泽,苗子义老人不知何时已飘然远去。

“真是个怪老头子……”

夜越来越黑,山洞内的黑煞也越来越浓烈,黑煞中带着阴冷暴虐的气息影响人的心智,刚开始一人三兽还能抵挡,但随着黑煞越来越浓烈,三人不得不聚拢在了山洞中央的盘神树周围,半米高的盘神树扎根在山石中,仿佛能吸食浓烈的煞气生长,三枝七叶摇曳,垂落下蒙蒙清气,以盘神树为中心形成一个直径两米的青色光幕,将一人三兽全都遮拢进去。

尽管有盘神树护佑,但到半夜时分,明月被乌云遮蔽,山间陷入死寂的黑暗中,山洞深处传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异啸声,如百鬼夜行、千万冤魂游荡,驱魔洞内阴气森森,黑雾滔天。

这时不知谁大叫了一声:不好,我的元力怎么在迅速的流失……

景德镇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
汕头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
安康治疗牛皮癣医院
景德镇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
汕头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