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州信息网
娱乐
当前位置:首页 > 娱乐

农民医生 第六百九十八章 你眼瞎了?

发布时间:2019-10-18 18:31:05 编辑:笔名

农民医生 第六百九十八章 你眼瞎了?

第六百九十八章你眼瞎了?

这话让满屋子的人都是1愣,几近同时将视线挪向扬益。谁也没想到,赵宁会突然蹦出来这么一句话。

李胖子双眼和脸颊都是瞬间通红,狠狠瞪了扬益一眼,怒目切齿。

如果扬益敢点头,他就翻脸。

为兄弟两肋插刀,为女人,说甚么也要插兄弟两刀。捅不死他也要阉了他。

扬益脑子一下子有些反应不过来,下意识的就要点头,可是望着神色不善的李胖子,又生生的止住了。

说不吃醋那是骗人的,赵宁虽然长的漂亮,但是扬益见的美女也不在少数,而且家里还有一堆如花似玉的女人。自然不会被她的样貌吸引。让他着迷的是她的那双纤细而看起来富有性的美腿。这么长,都足够抗上肩膀了。

但是他已经答应李胖子不跟他抢了。作为兄弟,怎么能出尔反尔呢?

可,扬益没搞明白,她为何会问自己吃不吃醋呢?难道老子的魅力已经深深的折服了她?

扬益抬头望了一眼李胖子,又看向眼睛里带着一丝希冀的赵宁。尴尬的笑了笑,反问道:“赵宁,你喜不喜欢我这个兄弟啊。”

这话同样让赵宁一愣,半响才抿了抿嘴唇,咯咯娇笑的腰都直不起来了。“讨厌,我和他才第一次见面呢。怎么能问这样的问题?”

卧槽,你和我第二次见面就能问,老子凭什么不能问?

扬益翻了翻白眼,悄悄向李胖子眨了眨眼睛,也不知道该说甚么了。包间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尴尬了起来。

几人都不说话,自顾自的喝着闷酒。李胖子红着脸,等赵宁的杯子空了,就给她满上。看的扬益几人一阵鄙夷。

也不知道他女朋友要是知道了,会不会把他给做了。

赵宁喝了两杯酒,俏脸上带着一丝红晕,不屑的撇了撇嘴。扭头拉着张雅的手,嘻嘻笑道:“不就开个玩笑嘛,至于嘛。真没劲。”

王晨趴到赵宁的耳边,低声道:“浪蹄子,看来人家不怎么喜欢你呢。你要是发骚的话,这小胖子也是不错的。”

“你才发骚了呢。你要觉得他不错,就让给你好了。”赵宁笑道。

两人打闹成一团。

几箱啤酒见底,赵宁和王晨嚷着要玩骰子,气氛才一下子活跃了起来。黄耀辉和孙国平也借机跟王晨和张雅套近乎。

扬益奈苦笑。这男人,还真是经不住诱惑,发起贱来连鬼都畏惧。瞧李胖子几人一个个脸上带着讨好的贱笑。赢了高兴,输了高兴。头脑里故意已经开始yy滚床单了。

不过看这两丫头的意思,明显是不可能被李胖子几人泡走的。能跟张雅走到一起的,家境显然不会太一般,一个个心高气傲。可不是那末容易被他人下手的。

现在仔细想想,扬益好后悔当初犹豫那末老半天了。

正想着,门忽然被从外面推开。一行人走了进来。

带头的穿着一身雪白的西服,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。正是段翌晨。看到扬益,眼神里不经意的闪过一丝杀机。轻声道:“好巧,小雅,你们也在啊。扬益,我记得你,没想到你也在呢。”

一群人齐齐将视线投先门口。扬益笑的有些阴沉。他怎样也没想到,还会在这里看见段翌晨,上一次的事情还没找他算账的,没想到他反倒主动送上门来了。

“你怎样来了?”正要喝酒的张雅将酒杯放下,脸色沉了下来。

段翌晨走进来自顾自的坐下,笑道:“我和几个朋友在隔壁喝酒,刚好听到你的声音,所以就进来看看,没想到你真的在这里。”

当然,这只是段翌晨的脱辞而已,至于是否是刚好,也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了。

“晨哥,这就是你看上的那妞?长的也不怎么样嘛。”段翌晨身后的一人撇撇嘴,颇为不屑的说道。

“闭嘴。”段翌晨头也不回的冷喝了一声。

“我在哪里关你什么事?”张雅冷哼了1声,不经意的瞥了扬益一眼,眼神里带着淡淡怒意。显然,她对此时还不履行男朋友义务的扬益有些不满。

扬益按住要起身的李胖子,脸上悲喜,静静的看着段翌晨和他的一帮狐朋狗友,嘴角翘起。坐等着看好戏。

他不可不相信,段翌晨只是恰巧在隔壁。世界上可没有三番两次都遇到这么偶合的事情。

他绝不怀疑,这几天估计段翌晨都找人监视着张雅。或许,他现在都在猜想,那晚到底产生过什么吧。毕竟,没人会不在意自己喜欢的女人和他人在酒店的房间里。

“小雅,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冷淡呢?”段翌晨有些焦急的往张雅跟前挪了挪。1脸真挚。“我难道就这么令你讨厌吗?”

段翌晨有些想不明白,为什么在扬益来之前,张雅对他还笑脸有加的。可是扬益来了之后,她就完变了一个人。难道她真的喜欢这样扬益不成?

他让手下的人调查过,虽然得到的资料不多。他有老婆,而且还不止一个,虽然有些成绩,但是还不是一个从农村出来的土鳖?她凭什么喜欢他?肯定是这家伙使了甚么手段迷惑了小雅。

张雅侧过脸,冷冷的看着段翌晨,嗤笑道:“如果你少在我面前出现几次的话,我应该不会对你这么冷淡的。”

“可是??????”

“这里不欢迎你,请你出去吧。”张雅皱着眉头打断他的话。

她对于段翌晨的纠缠,实在是忍可忍了。这个人,如果说以前还有那末一丁点的好感的话,那么现在就剩下讨厌了。

段翌晨脸色1滞,一直压抑的怒火再也掩藏不住。猛然站起来,指着扬益,怒声道:“就因为他?小雅,我到底哪里不如他了?”

段翌晨已经然不顾及自己的形象了,保持了这么多年的彬彬有礼,还不如一个从乡下出来的土鳖,要它何用。

被人用手指指着,扬益忍不住皱了皱眉。但是却忍住没出声。他知道,好戏应该还在后面呢。

张雅往扬益身旁靠了靠,挽着他的手腕,嘲笑道:“你没有什么地方不如他,但是我就是喜欢他。”

段翌晨脸色铁青,看着扬益的眼神带着浓浓的仇恨。如果可以,他巴不得狠狠的把扬益摁在地上,然后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跪地求饶。

他多么希望,张雅挽着的是他的手。对她,他势在必得。

得到以后,然后再情的甩了她。让她也尝尝被人玩弄的滋味。

“喜欢他?凭甚么?”段翌晨神色狞狰,恶狠狠的望着扬益,嘲笑道:“小雅,你可知道他是甚么人?”

扬益不由莞尔,笑意盈盈的望着和平时截然相反段翌晨,心里带着浓浓的不屑

他虽然心机重了一点,但还是太年轻,太沉不住气了。要说起来,张雅可要比他了解自己了。

“他都结过婚了,你难道还要和他在一起?”段翌晨从口袋里拿出几张扬益结婚时的照片。轻轻的推到张雅跟前,脸上满是嘲讽。“小雅,你还要和这类人在一起吗?他只不过是在玩弄你的感情而已。”

张雅只是轻轻的瞥了一眼,脸上没有丝毫惊讶。“这些我都知道。但那又能怎么样呢?”

“知道?”段翌晨内心剩下的除震惊,还是震惊。

他做梦也没想到,这一切在他眼里看起来必然会将扬益踢出局的杀手锏,人家竟然早已知道了。而且还丝毫不在意,他到底用了什么手段,让张雅这个犹如公主一般的人物甘心成为第三者?

直到此时,段翌晨看扬益的眼神有些些许不同。在他的眼里,扬益不但仅是一个土包子那么简单了。

张雅笑颜如花,牢牢的搂着扬益的胳膊,脸上弥漫着幸福的光泽。“他已答应我了,和我好了以后,就和他老婆离婚的。”

“??????”

扬益目瞪口呆,他可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答应这事了。就算张雅再好,他也不可能抛弃自己那5六七八个老婆的。开玩笑,一棵树,怎么比得上一片森林?何况,他还盘算着什么时候把这片森林一起推倒呢。

“这类鬼话你也相信?他一定是在骗你。何况,就算他和他老婆离婚,那这样的一个男人值得你爱吗?你能保证他见到一个好的不会和你离婚?”在段翌晨眼里,张雅不但仅是盲目,简直就是瞎了眼铁了心了。他气紧紧的咬住牙关,看扬益的眼神就如同在看杀父仇人。

杀父之仇,夺妻之恨。

他和扬益的梁子,算是结大了。

张雅难得的平静了下来,静静的看着已如同疯狗一般的段翌晨,眼里只有深深的嘲讽和不屑。“这,和你有什么关系呢?”

这话,疑是当着众人的面狠狠的扇他的耳光。他吐沫横飞的说了半天,可是在人家眼里,他只不过是个关紧要的外人罢了。

段翌晨索性故意假装看不见张雅的表情,伸手指着扬益的脸,沉声道:“扬益,你是否是男人?要还是个男人的话,就别躲在女人后面。你敢说,你没有欺骗小雅的感情吗?”

扬益不紧不慢的摇晃着手里的羽觞,看着渐渐溢出来的酒沫,悠悠道:“我是不是男人你看不出来?你眼瞎了?难道非要脱了裤子才能证明是个男人?”

许昌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
大同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
甘肃治疗白斑病费用
许昌治疗白斑病费用
大同哪家医院治牛皮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