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州信息网
星座
当前位置:首页 > 星座

雪儿

发布时间:2019-09-14 07:37:04 编辑:笔名
这世界真小得令人称奇,除了世界这个大而化之的词,你想不出什么更能比对如此狭小的碰面,有些偶然事后想起来得掺杂多少必然,刚直地,弩着劲地奔着这个所谓的偶然就来了,之前的所有麻烦,突袭,都是为它而铺垫,而预演的,前戏越曲折,越亢长,正戏的爆发力,冲击力越集中,给你造成的震憾也好,停顿也好,也就越大。
这天早晨正吃着简朴的早餐,窝头,牛奶,黄豆酱,嗓子象被卡住了,如哽在喉,吐不出,咽不下去,还咳出血来,这就很让人恐惧,看不见摸不着猜不出,并且是这么个要害部位,如果有什么好歹,后果比死还折磨人。
人天生充满了疑惑,尤其是对这个丝毫也不被自己左右的脆弱身体,既依赖又难以信任,既体贴倍至,又粗疏忽略,稍有风吹草动,就和旦夕祸福,和命定天数联系起来,身外的大起大落瞬间就看淡了,在身体都游离飘忽起来的时候,托载的魂魄也就由它去了,想不放下也得放下了。
爱人惊慌得话都少了,大概是从别人的经验经历那里推想到极凶险的病症,任谁面对哪怕一星半点恶病的兆头,心头都难免罩上阴影,也就不由得哑然了。
去医院的路上,心想,此去如真有不好,身边的这个人,能陪你多久呢,痛苦,挣扎又怎能相陪?一旦真的撒手人鬟,他和你还能有什么关系吗?脱离得干干净净,他的世界里再也不会有你的影子。亲密如夫妻,也不过是一段路的相随而已。
坐在椅子上候诊,身边挤坐着母子二人,依偎着。在医院这种攸关病痛,攸关生死的地方,人与人之间总挨得很近,象是迄需汲取力量似的,那母亲拍着儿子,安慰说,等一会儿,就快到了,声音飘过来,有点熟悉,河南腔调的普通话,嗓音细弱而松散。忍不住打量她,高而胖,眼睛眯得成了一条缝,嘴啊,鼻子啊都软软地,不成章法地趴在脸上,整张脸象被风吹得失去凌角的丘壑,懒洋洋,没起色的样子。真的是她?在多年不见,各自的生活再没有了交叉之后,不知经过了怎样的机缘,我们又坐得这样近。她是不是也在考证我的真伪?自从我们的姑嫂关系从法律上解除以后,就连淡如轻云的来往也中断了。如不细加辨认,我们彼此可能再也从记忆里捞取不到对方的痕迹了。她稳稳地坐在那儿,成了孩子的指靠和主心骨,象所有的母亲一样温存,坚韧。在医院走廊晦暗的光线下,她的肌肤仍那么白而润泽,拍着孩子的手喧软得露出孩子般无思无虑的小窝,真是她?我惊诧于这样的巧合,似乎这个早晨,一系列的意外,都是为赴这个相遇,让我在惶惶的心境中和几近于无的过往做一个交会,她拉着孩子进出诊室,再一次落实着过去的存在,她就是背景,就是佐证,让我在过去与现在之间进去又出来。
她叫雪儿,象所有曾在农村帮家里劳作,被大人忽视的女孩一样,身材高壮,却没有城里女孩的苗条挺拔,站在那儿,背驼着,腿弯着,穿得马马虎虎。学习也马马虎虎,大学没考上,学了个烹饪班,却被父母嘟囔:白拿了钱去学,做个饭都不会,想在食堂找份工作,没成想检查出是乙肝病毒携带者,只好去老乡的面包房帮忙,中秋节面包房忙得没日没夜赶制月饼,问她累不?她不在意地说:那累啥?有活干就中。
临时帮忙的活到底前程无计,雪儿又象很多女孩子那样报了个电脑培训班,练练打字,弄个键盘在家里的电视前不声不响地练着,蒲扇样大的手一搁下去,键盘显得太小巧了,手指施展不开似的游动着,认真地践行着功夫不负有心人的俗语。
一段时间的修练,我再次见到雪儿的时候,她已经是飞鹰传讯的打字员,那曾经人人在腰间别着BP机的时代,就有雪儿们日夜接线,打字的贡献。哪知道也是好景不长呢,很迅捷地,BP机就落伍了,应声而起的是砖头大的手机。雪儿们的职业生涯只好结束。
被父母数落:咋恁笨呐,恁不走运呐,学啥啥不成,干啥啥不成。你看你两个哥哥多好,考上学,毕业就工作,一点儿不让人操心。她也不争辨,好脾气地笑笑:又该说我给你们丢脸了,你们只当没生我,就生了他们两个好了。
那时,我和她哥互生怨怼,越走越远,对那一家人,也就过年,过节凑个人场,哪里还有深探其究的心思。没想到恨和相离也是连骨连筋的,最彻底的离弃就是渐渐陌生,所以对那一家人,对雪儿,还没走近就陌生了。
雪儿为了不在家里吃闲饭,什么粗活,累活都干,回到家,累得爬上搭在阳台上的简易床,倒头便睡。偶尔见到我这个名不符实的嫂子,害羞了似的笑笑:嫂子,回来了?叫得我很愧诈。
雪儿有种与世无争,无欲无求的气质,与外面世界的翻天覆地,五光十色完全不搭界,不知道什么是时髦,什么是所谓的享乐,活得简单而纯粹,稀里糊涂又心满意足。每看到她一脸憨厚的笑,那一身不知是哪个年代的乡村打扮,都有点心疼,这孩子,怎么都行,咋这么好打发呢。既便是家里穷,既便是自己挣不了多少钱,可现在的女孩子哪里还有所顾及,哪个不是把自己捯饬得珠光宝气,挣不挣钱的先放在一边,挣足了面子要紧,可雪儿怎么就不知道顾面子呢?在日新月异的时代里,她却固守着一种淡薄,一种质朴,不是不染凡尘,而是离凡尘太远。
父母对这个没正式工作的女儿愁死了,再愁也只能数落数落,一家人都没能力给雪儿找个象样的工作,任她东一头西一头地打零工,没背景的普通工人家庭有多少无奈呢,雪儿却不愁,吃得好,睡得香,家里谁不顺心都能拿她出气。
那个逆来顺受,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傻丫头,孩子都这么大了?胖成这样了?还是一身年代也分不清的马虎装扮。
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完全跳离了那个家所在的视线,莫非这个大惊小怪的早晨,就是为了拉回过去看看的?雪儿一点神态也没变地守在那儿,嫁人,生子,一步也没少,顺理成章地成了又一家人的支撑,用她那一惯的宠辱无惊。
胖胖的雪儿温润如玉,牵着儿子的手很笃定。
经过一番折腾人的检查,结果只是有点炎症而已,昏头昏脑地从检查室出来,看见雪儿高而胖的大身躯牢牢靠靠地走远,只笑自己轻易的惊怕,这么多年一惊一乍,要死要活地走过来,不都是庸人自扰吗?

共 2 60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从逆来顺受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傻丫头,到身材高壮一身年代也分不清的马虎装扮的雪儿,始终固守着一种淡薄,一种质朴,一种与世无争的气质。小说文字朴素自然,贴近生活,读来有种亲切感。问好作者!【编辑:上官竹】
1 楼 文友: 2011-0 -09 17:12:25 如今一些在农村帮家里劳作,被大人忽视的女孩,都能在雪儿的身上,找到一些相似的影子。 联系QQ:1071086492小儿便秘怎么调理
小孩健脾胃的药有哪些
小孩口臭怎么办
小孩营养不良的症状